潮人特色论坛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227|回复: 1

[转载sp小说] sp惩罚世界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21-2-23 14:50:29 手机浏览器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来自- 辽宁沈阳

. M7 x+ D- H* m( J; B! o( Q) ?, bsp体罚世界之暑假01:小升初考试
; L. d& d' E8 n0 X  O0 K; b, W这里还是地球,但是和现实的地球又有些不一样。在这个世界,女性的地位非常低,可以说是处在奴隶这个阶层。每一个男性都有天赋惩戒权,而男性指定的女性在某些特定的条件下也有惩戒权。惩戒权是不分年龄的,如果孩子是男生,那么他对自己的母亲、老师等女性长辈都有惩戒权,如果孩子是两个女儿的话,妹妹对姐姐有惩戒权,直到姐姐出嫁。
# ?* X3 L+ z' T) l8 C3 T/ T吴昀芯就是家里的长女,今年12岁。她有一个11岁的妹妹叫吴昀涵。男生已经开始暑假了,但对于女生,小升初考试还有一项——打屁股天赋考核,这也是这个世界里,女孩开始正式接受奴隶培训,开始挨打的第一天。
$ n! l: ]  t* B; w8 ]早上八点,吴昀芯穿着考试要求的短裙和妈妈一起来到了考场。考场设在她就读的小学的一个教室里,考试八点半才开始,教室门现在还是关着的。门前已经有很多妈妈带着女儿来了。吴昀芯环顾一圈,几乎所有的妈妈都在给女儿交代考试时的注意事项,她的妈妈也不例外。
! r* O1 R* e7 B# ]; t“芯儿,一会儿考试开始的时候,监考官让你干什么就干什么,不要犹豫。这次考试是全裸进行的,不光要打屁股,还有20分是身材分。这20分我们无法决定,但是打屁股的80分一定要尽力全拿回来,市一中录取的时候,重点关注的就是这80分……”妈妈苦口婆心的念叨着。吴昀芯一边心不在焉的听着,一边嗯嗯啊啊的随口应和。末了,妈妈突然说:“唉,一会儿考完,回家你就要开始执行第一套家法了,你爸爸和你妹妹现在就在家定着呢。”吴昀芯听到这一句,身子不由自主的一抖,她听邻家姐姐说过,她在18岁换家法的时候,全身都被打得红彤彤的,特别是屁股,被打到青紫,好几天都沾不了床。吴昀芯胡思乱想着,半个小时很快就过去了,他看到有两个男人各提着一个黑色的箱子走进了教室,跟在他们后面的是本校的一位女老师。过了几分钟,那个女老师开始叫考号,考试正式开始。6 [' i/ r5 ^6 i  u) ~- F* \
随着考试的进行,很快就轮到了吴昀芯。她轻手轻脚的走进考场里,按照班主任之前交代的,恭恭敬敬的叫了一声:“老师们好。”# [  X1 Z' X& y$ Q# n7 ?5 h% B
“脱衣服吧。”两个男老师没有理她,只有那个女老师淡淡的说了一句。吴昀芯不敢怠慢,立刻开始解上面白衬衫的扣子,然后又脱下了裙子、鞋子和袜子。脱内衣的时候她略微犹豫了一下,但想起妈妈之前说的话,她还是很快的脱掉了内衣,全裸的站在考场正中间。
3 ~+ D+ M) q1 O“你发育的有点小快啊。”女老师笑着说了一句,“在你前面进来的考生中,胸部都没有你大。”说着,她在身边的电脑上输入了一个数字:“就18分吧,身材比例不是很完美,扣你两分。准备实践考核吧。”5 ~' E3 n/ R) `- k7 l
吴昀芯在女老师的指引下,跪在了一个软垫上,神色恭谨的说:“考生吴昀芯,请求主考官责打。”+ |0 T3 s) u1 b% o/ Q+ k
“趴到那边的长凳上吧。”其中一个男老师说,“你脱衣服倒挺快,希望你挨打的时候也能表现的这么好。”
3 b3 O: o. }% S0 Z* `+ G  `- C吴昀芯趴到了有皮垫的长凳上,双手紧紧地抓着蹬腿。班主任提醒过,这次考试不进行捆绑,需要考生自己忍耐,可以适当的求饶和哭喊但绝不可以阻拦和躲闪,否则会直接判为不及格。吴昀芯趴在长凳上,紧张的等待着责打的到来。
  x& D1 d! p% c' A$ `. G, p“你来抽一个题目。”女老师走到吴昀芯面前,手上捧着一个不透明的盒子。吴昀芯在里面随手摸了一个,女老师展开后,神色不变的说到:“小姑娘运气不好啊,抽到了最难的题目。全程都是这个姿势挨打,你需要按顺序挨皮带20下,中号藤条40下,一号木板50下这个题目的要求比较高,你只可以无声哭,如果有求饶、叫喊、阻拦、躲闪情形之一的,直接判不及格。”
! G. V8 X! ~5 C吴昀芯听完,神色开始紧张。因为没有挨过打,她并不知道这个题目是不是真如老师所说那样难。在她之前出考场的同班同学给她说自己的题目用到了七种工具,自己只有三种,这样看的话自己的题目应该是简单的,但不许喊叫和求饶确实很考验人的忍耐力……
! t4 j+ \% [2 H" T她正想着,两个男老师已经准备好了所有工具,一左一右的站在了她的身边,冷冷的对女老师点了点头。女老师收到信号,清了清嗓子:“考生吴昀芯,实践考试准备开始,请考生做好准备。倒计时:5,4,3,……”7 n. k$ m8 }  U1 Y& E
女老师倒数的时候,吴昀芯的双手不由得用力抓紧了凳子腿,屁股上的肌肉也想收缩,但由于长凳的特殊设计,这种行为只是徒劳。! |/ k4 P# j0 Z/ k
突然,“啪”的一声传来,实践考试正式开始。皮带一下一下的落在吴昀芯娇小的屁股上。两个男老师明显很有经验,两条皮带完整的覆盖了吴昀芯从上臀到臀腿交界处的整个臀部,疼痛不断地传到吴昀芯的脑海里,额头上的汗水不断地流下,两只白嫩的小脚也开始相互摩擦,试图分散不间断的疼痛。  D/ K" G0 O) o( w7 t* w
“第一项,20下皮带结束。第二项藤条准备。”
% b1 C6 v* G9 g! o; ~4 n- E7 J* l) n5 `留给吴昀芯喘息的时间并不多,很快,藤条就夹杂着风声落在了吴昀芯已经通红的屁股上。不同于皮带的大面积痛感,藤条的痛感集中而尖锐,两下打在同一个地方就会在那个地方留下一道肿起的痕迹,两个男老师看上去并没有这个打算,而是从上到下,依次打完20下后再来一遍。吴昀芯紧紧地咬着嘴唇,双手攥得更紧,手背上青筋迸出。她的眉头紧紧地皱着,硬生生的吧来到嗓子眼的叫喊以及即将都框而出的眼泪忍了回去。
6 S7 F0 p3 H! f- T, ]' D% M2 y$ f- E* ]“第二项,40下藤条结束。最后一项木板准备。”# x6 i8 B$ c% w
藤条结束后,吴昀芯的屁股上已经满是红肿的棱子,她看着女老师拍的照片,不敢想象木板打在这样的屁股上会怎样。0 Y& `( x. p. X! ^& R" F
木板很快就落带着重力了下来,第一下只打在了左边的屁股上,但第二下紧接着就落了下来。吴昀芯的大脑里一片空白,只剩下了巨大的疼字横亘于脑海中央。她感觉身后像是要炸开一样,拼命的忍着自己想要喊叫和躲闪的欲望,泪水顺着姣好的脸上流下。每打一下,吴昀芯的身体都会不由自主的颤抖一下。她默默地数着数,希望早点结束这场考试。' B% n' g8 n( N3 f; m# Z
40下过后,板子停了下来。吴昀芯正疑惑着,女老师突然开口说:“最后十下,考生需要在一板落下后立刻报数,如有犹豫和间断,一次扣5分。准备开始!”0 s( Z, M( @7 P- z+ i. m1 z6 _& U
“啪!”板子落下,吴昀芯压抑着哭声的“一”立刻报了出来。她的屁股早已青紫,没一下都是成百倍的疼痛。) P8 T7 t- G  I( d; l8 a
“啪!”“二。”吴昀芯把脸埋在凳面里,沉闷的声音传出。
; m$ t0 C7 Q; H$ t板子就这样一下一下的落着,吴昀芯的报数却丝毫没有犹豫。最后一下,那个男老师故意等了十几秒,然后狠狠的向着面前紫红肿胀的屁股砸了下去。“嗯~”吴昀芯发出了痛极的闷哼,没有立刻报数,而是在缓了两秒后才痛苦的报出“十。”
$ p5 K+ a) ?: M3 {“扣5分。”女老师毫不留情。4 ]2 b9 _6 R6 c" s7 k0 p
残酷的考试终于结束了,女老师扶着吴昀芯从长凳上下来,帮她穿上衣服。由于屁股早已肿了一圈,内裤肯定是穿不上了,她仅仅提上了裙子。即使这样,提到屁股那里时的摩擦也痛得她龇牙咧嘴。女老师笑笑,拍了拍吴昀芯的头,一边递给她一小瓶药粉,一边笑着说:“你这忍耐力不错啊,不出意外的话你这93分应该是今天的最高分了。”顿了顿,她又说:“这瓶药粉是金牌女奴药粉,回家后抹在你的屁股上,你这小屁股一个小时左右就能恢复到白白嫩嫩的了。”8 k7 E( ~5 A" r
吴昀芯接过药粉,虚弱的说了声谢谢老师,就慢慢的迈步向外走去,每迈一步都会带动屁股上的伤,传来钻心的疼痛。不知道走了多久,她才走到教室外面,看到妈妈一脸焦急的神色,她笑了一下,然后就再也站不住,扑到妈妈的怀里失声痛哭起来。* a  F" Z. E. F+ N% i
妈妈一边安慰着吴昀芯,一边心疼的检查她的伤势。到底是第一次挨打,屁股还没有锻炼好。妈妈一边扶着吴昀芯往外走一边想,一个暑假家法的锻炼,到了初中应该就会好一点了吧。
; ]" ~) P  \. D8 L* S# ^3 @0 s; D; @sp体罚世界之暑假02:家法,定规矩
; e9 i5 h' @( ~4 ?: K  {3 L2 l) \) J吴昀芯和妈妈回到家里的时候,妹妹和爸爸正趴在客厅的茶几上讨论着什么,爸爸时不时地还摸摸妹妹吴昀涵的头。吴昀芯知道,她们正在制定自己的第一套家法。和他们打过招呼后,吴昀芯就在妈妈搀扶下回到了自己的房间,慢慢的趴在了床上,等待妈妈给自己上药。2 h' l% R! s; Z: }3 P
妈妈慢慢的撩起了吴昀芯的裙子,露出了她伤痕累累的小屁股。她从包里拿出金牌女奴药粉,轻轻地洒在吴昀芯的屁股上。药粉与屁股接触并没有想象中的疼痛,反而有丝丝的清凉。后臀的疼痛慢慢的被压制下去。抹完药,妈妈轻轻地揉了揉吴昀芯的头说:“你就在这好好休息,尽量睡一觉。中午饭就不和我们一起吃了,你什么时候睡醒了再吃东西。今天是给你定家法的第一天,按照惯例会有个定规矩的环节,以前叫开皮试刑。简单地说就是通过责打让你对家法的规矩有所了解并对它心生敬畏。你的定规矩的时间定在今晚7点开始。好好休息,你的小屁股今晚应该保不住了。”
2 _# R* x; x1 s; ^/ `吴昀芯听了妈妈的话,没有说什么,只是略微的点了下头。妈妈以为她害怕了,就又快慰了她几句,然后就离开了房间。, W& k( X" [: w8 K
吴昀芯迷迷糊糊醒来的时候已经是下午4点多了,她穿好衣服,揉着惺忪的睡眼走出房门。妈妈见她起来了,就给她热了饭,叮嘱她吃完后休息一会儿去洗个澡。妈妈并没有在她这里多留,简单的交代了两句后就进入了家里的惩戒室,过不多久,爸爸也走了进去,手上还拿着一个文件夹,看上去应该是拿妈妈来试验自己的家法是否合理。吴昀芯慢慢的吃着饭,家里安安静静的(惩戒室的设计特殊,只要关上门,外面就听不见里面的任何声音),只有妹妹吴昀涵喜滋滋的跑过来对她说:“姐姐姐姐,从今晚7点开始你就要实施家法啦,你有什么感想啊?”吴昀芯没有回应,只是淡淡的嗯了一声,似乎是有什么心事。+ b4 b0 f  A' h$ d" O2 A8 E
时间很快就接近晚上7点了,爸爸、妈妈和妹妹都坐在卧室等着,吴昀芯在自己的房间准备着。离七点还差三分钟的时候,吴昀芯突然提前来到卧室,跪在爸爸面前说:“爸爸,奴儿吴昀芯自愿申请成为家庭女奴,请爸爸赏赐家法。”
  X6 x- s: t1 Y( V这突如其来的变故吓了三人一跳,爸爸愣了一下,才问到:“芯儿,你想好了?”: X. e2 _# P- M1 ~- c
按照这个世界的规定,女生在小升初考试结束后开始实施家法至18岁,在此期间,女生需要在家长和老师的教育下逐步认清自己的身份地位,并在18之前主动申请成为家庭女奴。而女奴所受的家法和女生完全不在一个等级上,所以爸爸才问了一句。5 e0 T# |; B! T8 d
“想好了。”吴昀芯坚定的说。话音刚落,妈妈一脸惊慌的站起来说:“芯儿,你不用这样的,妈妈已经挨了几十年打了,已经习惯了,你不用这样的。”按照规定,如果一个家庭有一个以上的家庭女奴,那么这些女奴所受的惩罚都将有所减轻。吴昀芯申请成为女奴,就是为了妈妈能少挨些打。但妈妈出于对吴昀芯承受能力的考虑极力反对她这么做。可惜,事与愿违。
5 F/ q4 m" D- _# E! z( B“好吧,既然你自愿申请成为女奴,就要按照女奴定规矩的标准来打你。”爸爸无奈地说,“定规矩共分为三部分,第一是臀刑,第二是胸刑,最后是女儿刑。吴昀芯,你准备好没有?”# v7 E) l) j& q
“奴儿准备好了。”吴昀芯抬起了头,看着妈妈慌乱的神色,对她笑了一下。) }2 |+ Z' c9 E' X4 X. z1 p
“脱掉除了内衣以外的所有衣服,趴到床沿上去,在肚子下面垫上两个枕头”爸爸拿来了工具,对吴昀芯命令到。吴昀芯没有迟疑,立刻脱掉了上衣和裙子,乖乖的爬到了床沿上等待责打。
! P7 Z+ F# N) w! ]) g/ c- @" r* k“这个暑假,只要在家就只能穿内衣,听到没有!”爸爸冷冷地说。得到吴昀芯肯定的答复后,爸爸走到吴昀芯身后,说:“臀刑共有两节,分别是隔着内裤打板子100下和光屁股打柳鞭100下。准备好,马上开始。”说着,他挥了挥手中的板子。
( F/ I& @6 Q/ ?. V吴昀芯紧张的等待着板子的降临,突然,啪的一声响起,身后的疼痛立刻传入脑海,吴昀芯不由得“啊”的一声叫出来。然而爸爸的板子却没有停,依旧一下一下的狠狠砸在吴昀芯的小屁股上,吴昀芯哭的像个累人似的,惨叫声不断从嘴里迸发出来。到底是经历了几年打屁股的锻炼才能受的刑,对吴昀芯这个刚接触体罚的女孩儿来说是残酷了些。饶是隔着内裤,100板子打完后,吴昀芯屁股已经夸张的肿起,从内裤边缘隐隐有青紫溢出。然而爸爸却毫不留情,放下板子,拿起柳鞭,冷漠的命令:“站起来,脱下内裤,双腿分开弯腰,双手握住脚踝。”# r5 |% }* r4 z" G! W: W6 |# T
吴昀芯忍着痛站了起来,龇牙咧嘴的脱掉了内裤,按照爸爸要求的姿势摆好。刚刚把姿势摆到位,柳鞭就夹杂着风声狠狠地抽了下来,打在伤痕累累的屁股上就好像是用刀子在割肉一样钻心的疼。吴昀芯的屁股很快就破皮流血了,温热的鲜血顺着白净修长的腿流下。妹妹吴昀涵看到这里吓了一跳,惊叫了一声。而这一声惊呼把原本不忍心看向这边的妈妈的目光吸引了过来,当看到吴昀芯屁股上的血渍时,她立刻哭了起来。
$ P2 H( C( \- r$ h吴昀芯紧紧地我这脚踝,试图在身后剧痛的冲击中保持平衡,但是随着责打的进行,她的力气越来越小,终于,随着一鞭的落下,她摔倒在了地上。$ T: O# Y9 i/ r+ c! L
“站起来,摆好姿势。”爸爸在主人这个身份下极其严厉,声音不带任何感情色彩。吴昀芯喘了口气,慢慢的撑着地面站了起来。恢复到刚才的姿势,并说:“奴儿没有保持好姿势,请父亲狠狠地责打。”爸爸没有说话,只是默默的挥动着鞭子。其实,他看着面前这个鲜血淋漓的屁股也很心疼,但规矩就是规矩,现在他面前的人不是他的女儿,而是新晋的家庭女奴!. E6 ~' H! M# I$ R" p
终于,100柳鞭打完了,吴昀芯立刻脱力昏了过去,妈妈见状立刻冲上来抱住吴昀芯,跪在爸爸面前说:“主人,求求主人让她休息一下吧。之后主人愿意怎样责罚我都可以,只要让她休息一下。”爸爸看了妈妈一眼,冷淡的吩咐:“给她抹上金牌药粉,休息半个小时。你坏了规矩,在她定规矩完成之后再责打你细鞭150下。去吧。”妈妈赶紧谢过,把吴昀芯抱在床上,取了金牌女奴药粉给她敷药。
' y4 ?9 ~" f' {: X半个小时后,妈妈叫醒了还在昏睡中的吴昀芯。在药粉的作用下,吴昀芯屁股上的伤已经愈合消肿,仅剩下了大片的红色。吴昀芯看自己躺在床上,料想是妈妈给自己求情了,赶紧跪在爸爸面前说:“奴儿不该在责打中晕过去,请爸爸狠狠地责罚奴儿,饶过妈妈好不好?”
. u4 b# x" _3 C$ b( G. a7 t# b& r爸爸没有看她,只是淡淡的说了一句:“规矩就是规矩,你该受下一项胸刑了,执刑人是你妈妈。穿上内裤,脱掉你的小背心,然后跪在你妈妈面前。双手抱住后脑勺,胸部挺起,等待责打。”
, R  p; Y# n3 K3 }* B. \0 M: K见求饶无果,吴昀芯也不再挣扎,默默地按照爸爸所说摆好姿势。过不多久,妈妈拿着一条窄皮带走了过来,说:“胸刑的内容是皮带打胸部100下,责打过程中不能闭眼、阻拦和躲闪,手可以离开后脑勺,最后20下报数。听懂了?”吴昀芯回了句是,然后就等待皮带的降临。, I( m8 U& {$ |! ~; \
“啪!”“呃啊!”第一下皮带就让吴昀芯惨叫出声。少女娇嫩的胸部并没有受过任何重击,白白嫩嫩的。如今突然遭此责打,自然是疼痛万分。皮带仍然一下下的打在吴昀芯的胸部上,即使在同龄人中胸部算是比较大的,但吴昀芯仍然只是一个12岁的女孩。只需要4下,皮带就可以覆盖整个胸部。随着皮带的击打,吴昀芯不断地哭喊着,双手早已离开了后脑勺,只是记着胸刑的规矩不敢捂住胸部,只能在身体两侧无助的晃着。她的身子不断的颤抖,由于不能闭眼睛,她可以透过泪水模糊的看到自己的胸部逐渐由百变红再逐渐肿起,等到100下皮带终于打完后,吴昀芯的胸部已经肿的像是十六七岁的女生的胸部那么大了。  y% l4 G  ?9 j, \, B
胸刑结束后,妹妹吴昀涵迫不及待的拿起爸爸指定好的细鞭走到吴昀芯面前,爸爸看了她一眼,并没有责怪,而是对着吴昀芯说:“现在是最后一项,女儿刑。由于只是定规矩而不是重责,今天你只需要接受细鞭抽打YB20下就可以了,执刑人是你妹妹。现在脱掉内裤,面对你妹妹下腰,准备接受责打。”
' o  B; B* U7 d吴昀芯迅速摆好了姿势,由于有舞蹈基础,下腰对吴昀芯来说并不是什么难事。再者说只需要打20下,吴昀芯的心里略微的轻松了一下。但妹妹挥下的第一鞭就让吴昀芯的轻松瞬间化为乌有,YB传来的难忍的剧痛让她清醒地认识到这20鞭比胸刑的100下皮带还难捱。
/ n" E, Q& k- a% v. [不过好在妹妹没有什么打人的经验,落鞭并不准。20下细鞭只有五六下打到了正中间,其他的要么打在大腿上,要么就打在了两边。即便如此,这20下细鞭也打得吴昀芯惨叫连连,哭的是梨花带雨。身体大幅度的抖动着,几乎难以维持下腰的姿势。最后一鞭,妹妹用尽了全身的力气,猛地抽在了正中间的狭缝上,吴昀芯疼痛至极,“啊”的惨叫一声,姿势再也维持不住,她手一软就摔落在地上,双手捂着YB痛哭着,双腿扭曲在一起,脸上的表情十分痛苦。
; u5 I  T% i& K7 |) }7 }$ O" v定规矩终于结束了,吴昀芯缓了好久才爬起来,抽抽噎噎的跪在爸爸面前。爸爸面无表情的扔给她一个蓝色的文件夹说:“里面是你的家法,明天一天之内背,下班后我回来检查。另外,明天白天家里只有你和你妹妹两个人,家法她那儿也有一份,她会监督你完成上面的晨练和学习任务。还有,你既然是第二家庭女奴,那么我。你妈妈和你妹妹都是你的主人,说话要注意称呼。听到没有!”. V5 `7 T. P0 m/ ~2 e3 P; z2 N. X
最后一声“听到没有!”吓了吴昀芯一跳,她赶紧恭恭敬敬的说:“奴儿听到了。”爸爸的神色这才缓和了一些,说:“你的房间柜子里有药粉,因为你妈妈要为刚才给你求饶这个违规行为买单,所以你自己上药。最后提醒,上完药把明早的起床时间看一下,定好闹钟,小心第一天就违规。”' X6 M/ ?& H/ {
吴昀芯跪在那里,低着头说了声奴儿明白,就起来慢慢的走回了自己的房间。而这边,爸爸把吴昀涵打发去睡觉后,为了不影响两个女儿,就和妈妈进入了惩戒室进行刚才说过的惩罚了。sp体罚世界之暑假03:家法,妹妹,女奴培训班4 J; N# M: D' z/ q8 Y) d- P) ?
吴昀芯回到房间,打开药品柜,发现里面只有银牌和铜牌女奴药粉,药粉旁边还有一张爸爸留下的字条,大意是说她每天无论表现如何都可以领到一瓶铜牌药粉,至于金牌和银牌药粉则需要根据表现决定是否奖赏给她。当然,由于她年龄较小,所以多给她提供一个兑换机制,可以按照10:1的比例兑换高级药粉。现在柜子里,银牌和铜牌药粉各有10瓶,让她自己珍惜,合理使用什么的。吴昀芯看完,犹豫了一会儿才从柜子里拿出一瓶银牌女奴药粉给自己上药。然后就打开了那个红色的文件夹,里面整整齐齐的夹着十几张纸。那就是自己的家法,从起床到睡觉,大大小小规定了几十项内容以及违规的惩罚方式。吴昀芯大致浏览了一下,发现家法共分为七章,分别是总则、晨练、家务、学习、临时任务、晚间考核和晨昏定省,每一个部分都有着不同的规定。吴昀芯没有细看,看好明早起床的时间并定好闹钟就躺在床上迷迷糊糊的睡着了。6 ^5 a4 X2 o0 Q: a
第二天早上5:25,刺耳的闹钟声将吴昀芯从睡梦中惊醒。她赶紧从床上爬起来。昨晚的伤痕在药粉的作用下已经好的差不多了,屁股、胸部和YB又恢复了白嫩。她记着爸爸的话,只穿上了内衣,快速的洗漱完成后,在5:30之前跪在了惩戒室里。
) u+ T. i; V$ V& S这是家法规定的第一项:晨训。目的是让女奴不敢忘记家法的威严。晨训不一定必须存在,如果女奴表现良好,主人可以自行决定暂停甚至取消晨训。在和爸爸结婚六年后,妈妈的晨训就被爸爸取消了。
, ~! o. ^! R9 U( h. O2 r家法规定,如果女奴犯有重大错误,需要进行间歇式惩罚的,在惩罚周期内,晨训的跪省是需要跪在搓衣板上的。如若女奴没有犯重大错误,为了女奴的安全,只需要跪在地板上就好。晨训的内容很简单,跪省30分钟,等待主人前来责臀。跪省前,要将柳鞭浸泡在清水中使之柔软便于责打,并将盆放在刑台旁边。跪省时,面向惩戒室的门,双手放置于身体两侧,腰杆挺直,平视前方。主人来了后要主动请罚。责臀时,由于女奴是捆绑在刑台上的,所以没有特别的规定。吴昀芯按照规定跪好后,就静静地等待着爸妈或是妹妹的到来。按照家法,如果是爸爸妈妈进行晨训,需要每边屁股打20鞭,如果是妹妹则为30鞭。吴昀芯笔直的跪在门口,即使姿势简单,她也有些坚持不住,膝盖和腰越来越疼。终于,惩戒室的大门打开了,妹妹吴昀涵玩着手机走了进来。吴昀芯见状,立刻俯身向妹妹恭敬的请罚。可是吴昀涵正忙于游戏,并没有搭理跪在那里的吴昀芯。吴昀芯不知所措的维持着俯身请罚的姿势。过了七八分钟,游戏终于结束了,吴昀涵把手机放在一旁的椅子上,慢慢的走到吴昀芯面前,笑着说:“你把你刚刚请罚的话再说一遍?要一模一样哦。”4 v/ M, T( M9 y
听闻此言,吴昀芯脑子里猛地反应过来,她刚刚说错话了,但没有办法,她只能战战兢兢的重复:“女…女奴吴昀芯,向妹妹请罚。”
% g6 N7 V& e- \“你应该叫我什么?”吴昀涵俯视着依然俯身的吴昀芯,冷冷的开口。
& `" E: o9 o6 t' y/ B- F7 t“回…回主人,小奴应该叫您主人。”吴昀芯的声音颤抖着,“求您饶过小奴这一次吧,小奴…小奴是不小心说错话的。”" _% E0 z& v$ g4 _1 a  D
看着姐姐颤抖的身体,吴昀涵心里一软,差点就答应了她的请求。但是她转念一想,如果这一次绕过了她,就会有下一次,然后她的女主地位就会降低。想到这里,她冷漠的开口:“饶你是不可能的,起来趴到刑台上,本来我是要打你屁股每边30下,现在每边加10下,算是对你的惩罚。如有下次,决不轻饶!”
5 x8 [! I  O8 w吴昀芯听完妹妹的话,知道没有什么争辩的余地,只能默默地起身,由于惩戒室内必须赤足,所以吴昀芯的鞋袜都脱在了惩戒室的门口。现在光脚站在瓷砖上,凉意瞬间就渗入身体。吴昀芯狠狠地打了一个寒颤,脚步停了一下。吴昀涵见状,立刻怒吼道:“快点!磨磨蹭蹭的,还想加罚?”吴昀芯赶紧脱掉内裤趴到了刑台上。吴昀涵将她紧紧地捆在刑台上后,从一旁的盆里随手拿了一根柳鞭,在空中挥舞了几下。柳鞭上的水珠有些甩到了吴昀芯的身上,传来了丝丝凉意。吴昀涵走近刑台,摸了摸吴昀芯白嫩的小屁股,笑着说:“姐姐,你别怪我狠,毕竟在这个世界里,女孩儿多挨些打是最好的,你说是吧?”说着,她扬起手,一鞭子狠狠地抽在吴昀芯的裸臀上。有了昨天一天的挨打,吴昀芯对疼痛的忍耐力略有上升。这一鞭虽然疼,但她忍住没有喊叫出声。吴昀涵的鞭子没停,带着风声一下一下的抽在吴昀芯左边的屁股上。随着鞭子数目的上升,吴昀芯慢慢开始扭动屁股并开始大声的哭喊。很快,左边的40鞭就打完了,吴昀涵活动了一下酸疼的手腕,看了一眼吴昀芯的左边屁股。它早已不复几分钟前的白嫩,红肿的鞭痕横七竖八的交错在小小的屁股上。吴昀芯埋头痛哭着,抓紧享受着鞭挞间隙的休息。但吴昀涵可没有让她休息太长时间,很快,鞭子就呼啸着抽在了吴昀芯右边的屁股上,每一鞭落下,吴昀芯都要惨叫一声。右边的屁股也在鞭打中逐渐肿起,鞭痕交错。
  r6 n0 t7 h% [; x* D/ q终于,右边的40鞭也打完了,吴昀涵解开了绑住吴昀芯的皮带,拿起手机就走了出去。吴昀芯在刑台上趴了好长时间,才慢慢的下来。她小心翼翼的摸着肿胀的屁股,明智的放弃了穿内裤的打算。他慢慢走到惩戒室的药品柜旁边,发现里面只有铜牌药粉。她在屁股上抹了一些后,慢慢的向外面走去。
9 R& b' z! H2 S7 h. f4 j' J此时已经快到六点半了,妈妈正在厨房做饭,爸爸斜倚在沙发上看报纸,妹妹趴在自己的床上玩手机。吴昀芯犹豫了一下,慢慢的向厨房走去,想要帮妈妈做饭。此时,吴昀涵突然说:“吴昀芯,你给我倒杯水过来。”吴昀芯不敢不听,赶紧倒了一杯水端到了吴昀涵面前,吴昀涵接过水喝了一口,看着跪在面前的吴昀芯,心里的小恶魔突然就压抑不住了,她将水递给吴昀芯说:“你先端着,手举高,举到我伸手就能拿到的位置。你要举好哦,如果水洒出来了你小心着!”吴昀芯没有办法,只能按照她所说的执行。很快,吴昀芯的胳膊就酸痛不已,胳膊慢慢的开始颤抖,她咬紧牙关坚持着,尽量不让水洒出来,但她的耐力正在呈几何倍的下降,胳膊颤动的范围也越来越大,水最终还是洒在了床上。吴昀涵冷笑一声,拿过水杯喝掉了里面的水,正好妈妈的饭做好了,她就下床走到餐厅去吃饭。
% i( a! a% D+ f7 l- \5 `按照规定,女奴和主人是不能同桌共食的,所以吴昀芯和妈妈端来饭菜后就跪在餐桌旁的一个小桌子旁准备吃饭。此时,吴昀涵突然说:“爸爸,我让姐姐端水,姐姐把水洒出来了算不算没有完成临时任务啊?”听闻此言,爸爸抬头看了吴昀芯一眼,沉声道:“吴昀芯。”4 J+ b# `6 P* s9 i! i) L' h
正准备吃饭的吴昀芯一个激灵,赶紧放下筷子面对爸爸低头跪好,不敢说话。爸爸挑了挑眉,说:“吃完饭后去洗碗,然后向你妹妹请罚藤条20下再进行晨练,听懂了?”吴昀芯不敢反抗,恭敬的回复:“回主人,奴儿听懂了。”爸爸这才让她去吃饭。1 l2 h+ r; ?4 |% `4 K1 X+ l1 s
吃完饭后,爸爸妈妈都去上班了,家里只剩下了吴昀芯和吴昀涵两人。吴昀涵去惩戒室拿了根藤条,坐在客厅的沙发上把玩着,还拿手机搜索着什么。吴昀芯慢慢的洗着碗,试图延缓责打的到来。但该来的终究会来,洗完碗后,吴昀芯跪到妹妹脚边,俯身请罚:“主人,小奴没有完成主人的任务,求主人狠狠的责罚小奴。”9 f% b, r* f6 F3 ~
听到吴昀芯说完,吴昀涵站起来,指了指前面的空地说:“站那儿去,双腿分开,手握住脚踝。我每打一下你都要大声报数并说一句话,不能重复。如果没有报数或者漏报或者话有重复,刚才打的那一下不算并加5下。责打过程中姿势不能变,如果腿打弯或者手没握住脚踝或者摔倒,前面打的全部不算重新打起。明白?”吴昀芯听着责打的规矩,心里越来越凉。但自己是女奴,主人的命令必须执行,没有反驳的权利。
1 u% m9 T- i  _8 X# Q9 v3 @吴昀芯走到吴昀涵制定的位置摆好姿势等待责打。吴昀涵却没有着急打她,而是用藤条在她的屁股上轻轻地划着,笑眯眯的说:“爸爸只说了让我打你20藤条,可没说打哪儿哦。你要小心,我可不仅仅是打你的屁股哦。”吴昀芯听到她的话,心里不由得紧张起来。突然,“啪”的一声响起,吴昀涵的藤条准确有力的落在了吴昀芯的腿弯处,在那里留下了一道红痕。吴昀芯没有准备,“啊”的一声叫了出来,腿不由自主的向前收缩。吴昀涵笑的更开心:“姐姐啊,这才第一下,你不但没有报数,腿还打弯了。恭喜你,成功的给自己赢得了25下藤条哦。”2 L/ x- h! f* j
听着妹妹的话,吴昀芯委屈的泪水夺眶而出,滴答滴答的落向地面。但她没有说什么,而是重新摆好了姿势等待藤条的来临。  \) k" @/ C1 D% L% L
“啪!”又是一下藤条,这次打在了小腿上。但吴昀芯已经做好了准备,腿没有晃动,她大声的说:“一。小奴该打,小奴没有完成任务。”9 h% \, ^7 W( D
吴昀涵毫不留情,藤条在吴昀芯的屁股上,大腿上和小腿上无情的呼啸着。7 l. v& K, M' F2 t
“啪!” “二。对不起主人,小奴错了。”. Q) g' r6 O. K1 Y5 [* ?
“啪!” “三。主人求您饶过小奴吧。”" a& X+ y2 L6 Q9 Q; f/ L3 }7 X1 |
…………
: o. V3 @& X3 s7 z“啪!” “啊!二十四。求求主人轻点打吧,太疼了,呜呜呜……”$ A7 [/ I. N. v: V# Q6 x' f
最后一下,吴昀涵没有很快的落下来,而是揉了揉手腕,看着面前遍布红痕的皮肤,笑了下,然后举起藤条抽向了仍然白嫩的臀腿交界处。吴昀芯感到剧痛猛地传来,她凄惨的叫了一声,拼命维持住姿势,虚弱的报数:“二…二十五。谢谢…谢谢主人责打小奴。”报完数,她立刻脱力摔倒在地上,慢慢的揉着自己的伤痕。吴昀涵冷笑一声:“准你休息十分钟,十分钟后开始晨练。”
# N8 m- g! P; S" D% v' a十分钟很快就过去了,吴昀芯走到卧室。吴昀涵递给她一根跳绳说:“晨练第一项,跳绳15分钟,不能断绳。断一次裸鞭10下。”说着,她把跳绳递给吴昀芯,“断了多少次自己数着,这根跳绳是特制的,如果你敢瞒报,晨练剩下的时间全部用来挨打!”- R3 {5 w! J; y9 ]* x- ]8 A1 f- D0 u
吴昀芯接跳绳,慢慢的跳了起来。刚开始还可以,但毕竟腿上刚挨过打,总是有些体力不支。第一次断绳很快就发生了,扬起的跳绳“啪”的抽在吴昀芯的小腿上,留下一道红印。但吴昀芯不敢耽搁,又继续跳了起来。15分钟后,吴昀芯已经有些气喘,她低着头走到吴昀涵面前小声说:“主人,小奴一共断绳18次。”
/ r5 i$ M5 m: Q吴昀涵“啪”的一巴掌就打在了吴昀芯脸上,怒吼道:“你没吃饭啊,声音这么小!大点声。”0 B3 w. E+ ~5 \" w7 _5 e
吴昀芯深吸一口气,声音放大了些说:“主人,小奴一共断绳18次。”# k& k: r0 l5 Y1 A" [
吴昀涵拿过吴昀芯手上的跳绳,看了一眼说:“你还挺诚实,这么说来你一共要被打180下啊。你这小身板可不一定受得住。去惩戒室把绳子准备好,我马上就来。”6 z$ U! j' M- P# s4 |- S( d
吴昀芯低着头走进惩戒室,在滑轮上拴好绳子,跪在那里等待吴昀涵的到来。吴昀涵拿着跳绳走进了惩戒室,把吴昀芯的双手手腕绑在一起,然后转动滑轮,直到吴昀芯只有大拇指能挨到地面。吴昀涵颠了颠跳绳,说:“一会儿还要跑步,这180下我尽量打在你上半身。忍着吧。”说着,她挥舞跳绳,狠狠地抽向吴昀芯。
# O4 b! N5 w( X% ?7 s+ i6 l这个跳绳使用三股细的塑胶绳拧制的,对折,拿住握把就是一条绝好的鞭子。吴昀涵第一下抽在了吴昀芯的腰上,女孩儿没挨过打的腰立刻肿起一道鞭痕。吴昀涵手不停,转着圈一下下的抽打在吴昀芯的身上。吴昀芯被打的嚎哭不止,惨叫连连,身体随着鞭打的力度不断的晃着。由于没有穿内裤,打到YB上的那几下更是引得他猛地抬高双腿,发出惨烈的哭喊。不知过了多久,180鞭终于打完了。吴昀涵扔掉跳绳,将吴昀芯放了下来。吴昀芯此时已经浑身乏力,瘫坐在地上无助的号哭着。吴昀涵皱了皱眉头,说:“休息半个小时吧,不许抹药。半个小时后穿好运动服下楼晨跑。”吴昀芯此时已经没有力气回答,只是哭着点了点头。
5 Z" W4 S+ n! |9 k半个小时后,吴昀芯穿上运动短袖和运动短裤,换上运动鞋,跟在吴昀涵后面下了楼。小区里就有跑道,一圈200米。按照家法,吴昀芯需要在8分钟内跑五圈,如果超时,超时一秒则在原地打光屁股1下。所以吴昀涵下楼的时候,还随手拿了一条细鞭。% ]$ x7 f4 c2 b, \1 [1 b
两人走到跑道边,吴昀涵看着吴昀芯走到起跑线上,就坐在旁边,一手拿着秒表,随意的说了声开始吧,就按动了秒表。吴昀芯一时没有反应过来,过了两秒才匆匆忙忙的起跑。1000米,对一个12岁的女孩儿来说确实难了些,再加上吴昀芯身上还有鞭伤,疼痛刺激的她跑得更慢。当她气喘吁吁的跑完1000米走到吴昀涵身边后,吴昀涵看了一眼秒表,同情的说:“姐姐,你整整超时了两分钟呢,这样看来,你要被鞭打120下呀。你这小屁股能受得了吗?”她摇了摇头,“唉,我都替你感到心疼。不过规矩就是规矩,走吧,去健身器材那儿挨打。”3 H: m" P$ h. v* z
吴昀芯按照要求脱掉了裤子和内裤,双手撑在一根立柱上,弯下腰,撅起屁股,准备挨打。这个小区里晨练的人很多,来来往往的人看见这一幕并没有觉得诧异,因为在这个世界里女孩儿当众挨打是在正常不过的一件事情。鞭子无情的在吴昀芯的屁股上挥舞着,屁股的颜色很快就由白变红,又由红变紫,再到最后的破皮流血。吴昀涵看到姐姐的屁股流血了,手上的力度不由得轻了一些,尽管如此,120鞭下来,吴昀芯也是浑身没有一点力气,屁股肿的像是两个大皮球,裤子自然是穿不上了。她只能在吴昀涵的搀扶下慢慢走回家。
/ X- L9 e$ c9 J2 H7 p* B- @吴昀涵给她上了药,让她好好休息后就和朋友出去玩了。吴昀芯迷迷糊糊的睡醒已经是下午两点。她想起自己还没有把家法背过,赶紧起床穿好内裤坐在桌边背诵家法。大约一个小时后,妹妹吴昀涵从外面回来了,手上还拿着饭和一张宣传单。她一进家门,就高声喊:“吴昀芯过来。”吴昀芯一惊,以为妹妹又要打自己了,赶紧去惩戒室拿了根鞭子跪到吴昀涵面前,吴昀涵见状笑了笑说:“不打你,叫你过来吃饭。另外,吃完饭我带你去个好地方。”说着,她冲吴昀芯晃了晃手上的宣传单。吴昀芯没有看清楚,只看了一个标题是“女奴培训班”。
: `' {  _8 p" c; ?/ c0 U' M, B吃完饭,两个人坐车来到了宣传单上的地址,接待她们的是一个和蔼的女老师,她笑眯眯得的对走在前面的吴昀涵说:“小妹妹,你多大啊?”
" o  F( {1 {8 |$ m4 k“11岁。”吴昀涵微笑地回答。/ o" P. a' C, g, W9 b  x9 o8 Y: V
“11岁,还没开始用家法呢就来报名,不怕身子被打坏了?”女老师笑着说,“回家再长两年再来吧,这样也好适应课程。”( [" L9 b+ P4 l; z% j% }8 [3 h9 O
“老师你误会了,不是我,是我姐姐要来报名。”吴昀涵测了测身子把吴昀芯让出来,“她今年刚开始用家法,还自愿申请成为了家庭女奴,我就带她来看看。”
: }1 x6 t- Z) a* `/ z! B: L2 L“这样啊。”女老师看了吴昀芯一眼,“小姑娘,那你要报名吗?”
4 O$ B) M8 U8 M吴昀芯正低着头看宣传单上的介绍,听到问话,她抬头看了一眼女老师,坚定的点头:“我报名。”
/ g1 z# @1 I( b$ [0 ^1 Z“好,那就来考试吧。”女老师带着吴昀芯和吴昀涵走到里面的一个房间,指了指中间的刑凳说,“脱掉裤子和内裤以及鞋袜,趴上去。”
- `4 I+ D4 j& S: g: E; k+ T; _吴昀芯很快就趴到了刑凳上,女老师把吴昀芯绑好,然后说:“考试内容一共有五项,可以哭,不能求饶。全部坚持下来就算通过。”说着她拿起一块一指厚的木板,“第一项为木板80下。”/ n6 Z( {& G" p( w; F
还没等吴昀芯反应,木板已经砸了下来。厚重的木板打在屁股上,引得屁股上的肉一阵颤动,吴昀芯惨叫了一声,双手紧紧的攥成拳,剧烈的挣扎着,绑住她的绳子被拽的笔直,带着刑凳也之呀作响。女老师见状,没有在继续打下去,而是说:“小姑娘,先回家,过两年再来吧,这最轻的刑罚你都忍不住疼,后面怎么办啊。”1 G9 K) G4 O7 j- b6 ~
吴昀芯摇了摇头,喘着气说:“老师,请继续。我能忍。”: t- x* j/ ^" ~1 ^2 a
女老师无奈的摇了摇头,板子再一次高高扬起又重重落下。吴昀芯在剧痛中翻滚。80板子下来,吴昀芯的屁股已经成了紫黑色,摸上去有硬硬的肿块。女老师摇了摇头,再一次劝说吴昀芯放弃。在得到吴昀芯的再一次否定后,女老师摇摇头,拿起一根藤条说:“第二项,粗藤条50下。”说着,挥舞手臂就抽了下去。9 B2 M  L9 H) R+ i  {2 t
“第三项,藤鞭30下。”2 o2 P/ \  D/ f! K8 T
“第四项,皮鞭20下。”
, D" [) k* n0 @' u随着责打的进行,吴昀芯的屁股早已惨不忍睹。她就像一个犯错误的小女孩一样不断地哭喊着,挣扎着,惨叫着。鲜血随着责打四处飞溅,屋子里充斥着淡淡的血腥味。当皮鞭打完后,吴昀芯长长的出了一口气,趴在刑凳上哭泣着。
4 `% z: V; o/ n/ L# m: h“最后一项,玻璃鞭3下。”
, h6 V, A4 O' Z0 j& u: W% h听到这句话,吴昀芯恐惧的抖了一下身子。她听邻家姐姐说过玻璃鞭的恐怖。这种鞭子其实是普通皮鞭的改版,在皮鞭上密密麻麻的沾着碎玻璃渣。即使是久经责打训练的女奴,只需要两鞭就能在屁股上抽出一道血痕。现在是要打在自己已经鲜血淋漓的屁股上,那种疼痛,吴昀芯不敢再想象。; H0 C5 Q0 q" Z+ }& T
她全神贯注的迎接鞭子的到来,“啪”的一声,第一鞭已经重重落下,瞬间,屁股上传来了刀割般的剧痛。吴昀芯痛极失声,张大了嘴却喊不出来,胳膊上青筋绷起,屁股上的鲜血淅淅沥沥地流下。
0 P6 q/ h, ]4 V  ~, P5 F& a$ n" {/ T“啪!啪!”最后两鞭连着落下,吴昀芯痛苦的扭动着屁股和手脚,随着和麻绳的摩擦,她的手腕和脚腕都磨破了皮渗出了血。她被打的从刑凳上弹起,好几秒后才重重的砸到凳面上。痛苦的哭声不断传来。一直在旁边观刑的吴昀涵见此惨状,全身早就抖得像是筛糠一样。女老师放下玻璃鞭,看了她一眼说:“你跟我来,给你姐姐拿一瓶特供女奴药粉上药,让她在这里趴上两个小时,伤应该就好的差不多了。三天后,也就是下星期一正式开班,为期十天。回家给你爸妈交代好。”% _7 }6 I- \/ W) p9 n
吴昀涵早就已经魂飞九霄了,女老师说什么她完全没有仔细听,眼睛一直盯着吴昀芯烂布一样的屁股,嘴里“嗯嗯啊啊”的应着。8 D5 Q4 V3 B7 X% i  G9 d
吴昀芯上了药后就昏昏沉沉的睡了过去,一觉醒来已经是下午六点多了。两人回到家里,看到玄关处有父母的鞋子,吴昀芯自知不妙,在门口就脱掉了衣服,快步跑到客厅。果然,爸爸正拿着一根皮鞭,面无表情的坐在沙发上。吴昀芯见状,赶紧跪到爸爸脚边,不敢说话。1 X& ^2 e% Z  q/ b/ {& `. {6 z% M+ z
“回来了。”爸爸冷漠的说,“我来提问家法。第三章第二条第五则是什么?”! x* E# H' g# K# I
“嗯……”吴昀芯忸怩着不知道怎么回答。
6 y, J) @: E9 O1 R8 v9 f爸爸瞥了吴昀芯一眼,面无表情的继续提问:“第四章第七条第一则是什么?”
+ c1 m* |0 p2 S8 C3 t1 {( K“第六章第一条第十五则是什么?”9 m$ O9 y" g7 x& @( L
“第二章第十条第五则是什么?”2 D% R  X+ M4 x& j. P0 ]0 T4 @
“第一章第一条是什么?”
3 T  }' c. r) O; Y4 E5 _" s; Y见吴昀芯回答不上来,爸爸生气的一把将吴昀芯按倒在茶几上,气急败坏的扒下她的内裤,扬起皮鞭,一边抽一边骂:“不知道是吗。我来告诉你。第一章第一条是说如果因人为原因导致原本可以完成的任务没有完成,则鞭打至屁股流血。听到没有!你还出去玩!我TM以为你家法全部都背过了!你是一条都没背过啊!你还有脸出去玩!”皮鞭一下下的抽打在吴昀芯的屁股上,吴昀芯痛呼不已,但是丝毫不敢躲闪,只能任由皮鞭肆虐。吴昀涵原本乖乖的回到了自己的房间,但听到吴昀芯的惨叫后脑子里瞬间想起了吴昀芯下午的惨状。她赶紧跑到客厅,跪在爸爸旁边,拉住爸爸扬起的手,哭着说:“爸爸,求您别打姐姐了。今天下午是我看到一个女奴培训班的介绍才拉着姐姐出门的。姐姐的屁股今天下午已经被打的残破不堪了。实在是疼的忍不住了才在外面休息的。您别打了。您要实在生气,您打我好了,无论打的多重都可以。只要您饶过姐姐。爸爸,求您。”
- L& r; K; \; `; E6 H8 z* S听闻此言,爸爸放下了手上的皮鞭,余怒未消的对吴昀芯说:“穿好衣服,跪着去!”吴昀芯慢慢的止住哭声,摸了摸身后鞭痕交错的屁股,抽咽着跪到了旁边。爸爸顺了顺气,才看向吴昀涵:“你那个女奴培训班是怎么回事?”吴昀涵就把事情的经过详细的说给爸爸听。听完后,爸爸看着吴昀芯说:“也好,刚好教教你真正的女奴应该怎么做。把你那两块贱肉好好的紧一紧。今天是因为你妹妹给你求情才饶了你,还不滚过来道歉!”! K% B9 f) D8 ~  K, A, m8 m
吴昀芯吓得一抖,赶忙膝行到吴昀涵身边说:“谢谢主人为小奴求情,主**恩,小奴难忘。”爸爸看着她,神色微缓,说:“回你房间去吧,今天晚上什么时候把家法背过了什么时候睡觉。”
* `# i5 b" X5 D" n  h9 `8 J- x6 F/ C吴昀芯如蒙大赦,迅速的回到房间认真的背起了家法。而这边,爸爸也在教育吴昀涵如何做一个合格的女主,只不过眉宇间丝毫不见刚才的厉色。




上一篇:售楼小姐的惩罚
楼主热帖
潮人特色论坛提醒您:交友请注意安全!
发表于 6 天前 手机浏览器 | 显示全部楼层 来自- 浙江
如果你是新人,请先阅读下这里的规定,免得发帖被删除了,就白费力气了!➤➤➤潮人特色论坛(https://cool.crtslt.net)提醒您:请尊重楼主的分享,认真回复,不要恶意灌水!
潮人特色论坛提醒您:交友请注意安全!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潮人特色论坛X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